四川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时尚购物 >

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三季 11

时间:2019-10-29 14:08:56
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三季 11

第十一章  调查(1)

若是说昨天天师学院的男生们都暴走了,那么更不幸的事情也即将发生。

 学校里从来就不缺花痴这种东西,平时惊天也算是小有名气,只是低调的他连自己上了校草榜都不知道。

 昨天许蓝冰公开表态自己和惊天的关系,就已经惹的很多女生不爽了,再加上昨天那些挑战者让惊天名声大噪,一夜之间惊天的粉丝几乎翻了一翻,也许是昨天惊天对许蓝冰爱理不理的态度让女生们觉得还有希望,不过当今天小两口“恩恩爱爱”出现在学院的时候,已经有花痴女哭着喊着要跳楼了。

 此刻王心怡郑重无比的看着许蓝冰,看得许蓝冰心里有些发毛。

“心怡,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不...”许蓝冰弱弱道。

 “冰冰,看着我的眼睛,告诉我,你是不是已经沦陷了。”

 “什么沦陷啊?”

 王心怡瞄了一眼在教室不远处的惊天,道:“你们两是不是已经那个那个了。”

 唰!许蓝冰顿的脸颊顿时一片绯红,小声道:“什么那个那个,我们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。。。”

 王心怡点了点头,道:“那你们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好。不过也是哦,现在娃娃亲又没有法律效益,能不能成还不一定。”

 “额...心怡,你这么关心这个干嘛。”

 “哦~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,我们冰冰这么好的姑娘怎么能白便宜了那小子。啊,今天天气真不错。”王心怡突然坐回了自己的座位。许蓝冰一头雾水,对一旁的皇埔灵灵道:“灵灵,心怡这是怎么了?她最近是不是有点不正常。。。”

 皇埔灵灵年纪比较小,萝莉一枚,也没什么心机,歪着脑袋想了一下,道:“你不在的那天我们和惊天哥哥去打排位,心怡姐姐亲...”

 “灵灵,你的书本掉啦!”叶潇潇尖叫道。小萝莉转头一看,哎呀,书本真掉桌子下面了。皇埔灵灵赶紧把书捡起来,心疼的擦了擦。

 “潇潇,刚刚灵灵说心怡亲,心怡亲怎么了。”许蓝冰脸颊抽搐道。看来有要暴走的迹象,反正自己回来后大家都变得怪怪的了。

 “啊!心怡亲,请我们吃饭去了,可惜你不在,号码也打不通。”叶潇潇道,那天王心怡的确请大家吃饭了,本来打算把惊天也叫上的,可是惊天压根没手机,也联系不上。(注:手机,魔法通讯设备。)

 “灵灵,是这样吗......”

 “是呀是呀,吃了好多好吃的呢,又冰淇淋,还有小章鱼,小章鱼还一扭一扭的,吓死灵灵了。”小萝莉被一打岔就只记得吃的了,要是被许蓝冰知道王心怡亲了惊天一口,误会可就大了。

 然而惊天没有心思注意这些。反正自己怎么解释吴迪都已经不听了,惊天逗弄着蛋蛋,不一会儿上课的钟声响起。

 蛋蛋缩在课桌里呼呼大睡,而惊天却一直在想妙可对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“你虽然不能召唤幻灵,但是如果你真心对这条龙,时机成熟时说不定她会主动向你发起契约,它是有血有肉的活物,不需要额外的灵魂能量来供养。”

 难道这是上天注定的,自己不能召唤幻灵,于是上天派了那个男人把蛋蛋送给自己?可蛋蛋是龙,惊天所见过的文献记载里巨龙都是强大无比的生物,它们御风飞翔,防御变态,吞食火焰,凶狠霸气。

 好吧,蛋蛋这呼呼大睡的模样实在和凶狠霸气不沾边,也许是自己了解的太少了吧。可是天师塔一层里有关于巨龙的资料少之又少,而且大多数都不完整如何通过手术治疗癫痫病,蛋蛋可以吃钽矿,但从来没吃过火焰啊。

 到底该怎样才能让蛋蛋强大起来,自己可没有那么多钽矿喂它。惊天决定了,要到天师塔二层的藏书馆去看看,不过中间一个问题却让惊天头疼了。

 只有黄金或黄金以上的学员才能借阅天师塔二层的藏书。卧槽!小爷我定位赛都没有打完呢,连青铜都算不上。唯今之计只有找一个黄金段位的人帮自己借书了。

 找许蓝冰?许蓝冰若是拿出白起来绝对爆黄金三条街,可是她一直隐藏着,到现在仍然是白银,吴迪凭借着无极剑圣刚打完定位赛,也是白银。不过那小子还和自己置气呢。就在这时,惊天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“燕子妃,太好了,你在这啊。”如果没记错的话,燕子妃应该和王心怡她们一起晋级黄金了吧。

 “野惊天?有什么事吗?”燕子妃疑惑道。

 “我想问问你现在有没有时间。”

 燕子妃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有的。”

 “太好了,你能不能帮我到天师塔二层借些书啊。”惊天欣喜道。

 “你要什么样的书啊?”仍然是那副不瘟不火的语气。

 “龙,只要有关于龙的书,能帮我找一些吗?”天师塔的藏书不计其数,若是要把有关于龙的书全部找出来,估计得把燕子妃累死。

 “好的,没问题。你在这等着。”说完燕子妃就朝天师塔二层走去了。

 看着燕子妃远去的背影,“平时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,没想到居然这么爽快,怪不得能和王心怡她们感情那么好。”惊天心想。

 不过这一等可够久的,惊天没戴表,都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。许蓝冰都已经跑到惊天身边等放学了,太阳公公似乎想睡觉了。

 终于燕子妃的身影出现在了惊天的视线里。燕子妃一路小跑而来,额头隐约还能看见汗珠。

 “惊,野惊天,我找到了。冰冰你也在啊。”说着燕子妃拿出一个小册子。

 惊天看着手中薄薄的小册子,道:“只有这一本吗?”

 燕子妃道:“我找遍了整个二层的藏书,就只看到这一本带龙字的书了。”

 找遍整个二层,怪不得燕子妃出了这么多汗,还找了这么久。

 “子妃,实在太谢谢你了。”惊天有些不好意思。燕子妃却淡淡道:“助人为快乐之本,我该回去了要不然司机该等急了。”

 “子妃,可从来没有这么帮助过别人。”看着燕子妃远去的背影,许蓝冰道。

 “啊?”惊天还没领会许蓝冰的意思。

 “子妃虽然很善良,但是她一个连上下学都有司机接送的大小姐,你觉得她会需要亲自动手去帮什么人干活吗?”

 “额,你想说什么。”

 “子妃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?”许蓝冰道。

 “怎么可能,瞎想什么呢。”惊天无语,许蓝冰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“切,说的好像很是那么回事似得,你和谁谈恋爱我可不管。”

 “我去,你可是我未婚妻啊。”

 “不具法律效益。”

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两人来到学院门口,一辆豪华跑车吸引了惊天的注意。或许是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辆豪车吸引住了,这个时代的车已经不同与以前,都是用魔法悬浮驱动的,说白了就是个小型飞行器。流畅科幻的线条自然舒展,格外引人注目。车窗和车体的颜色融为一体,看不清车内的人是什么样的,这时候门却自己打开了。

 “天儿,还看什么,还不快带你小女朋友上来。”车里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妙可。

 “可儿 你怎么来了。”惊天瞪大了眼,“原来你还有这么帅的车啊。”

 惊天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,而许蓝冰则坐在了后面。

 “小妹妹,我们又见面了。你去哪?”妙可道。

 “去他家。”许蓝冰淡淡道。许蓝冰对妙可似乎不怎么感冒,虽然那天她放了自己,但是对于这样一个“黑魂会”头目的角色,许蓝冰心中颇有芥蒂。妙可白了惊天一眼,还说不是女朋友,这都直接住家里了。

 惊天只觉得几乎是一眨眼之间就到了家,这车的速度加上妙可那狂野的驾驶方式,差点儿没把惊天的心脏给吓出来。

 车一停下,妙可便道:“小妹妹,你先回去吧,我带惊天去兜兜风。”那语气颇有几分不可抗拒的味道。许蓝冰犹豫了一下,便独自下车了。“我干嘛要关心他去哪。”许蓝冰癫痫的用药治疗不爽的踢飞了一块小石头。

 跑车瞬间启动,直到开出去很远,夕阳透过车窗照射在惊天脸上,看着车窗外,惊天下意识的抚摸着蛋蛋,道:“有什么事不能当着蓝冰的面说吗。”

 “呵呵,就喜欢你这股聪明劲儿。”妙可娇笑道。

 “一定是关于蓝冰的事吧。”惊天继续道。妙可触动了车上的几个按钮,副驾驶的挡风玻璃上便出现了许多信息。是今天的新闻,标题是“市政高官夫妻意外罹难。”

 “是蓝冰的父母。”惊天看着新闻上的照片,依稀记得那个中年男人自己小时候是见过他的,在父亲的葬礼上。

 妙可点了点头,道:“其实我这次就是被派来调查这事情的内幕的,内行都能看得出事故现场绝对不是意外,官方却故意对外掩盖真相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 “怎么,黑魂会也打算插手吗?”惊天道。妙可努了努嘴,道:“我们老板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,其实那天审问的时候许蓝冰说漏了一些东西,引起了我们老板的兴趣,于是便派我过来查清楚。”

 许蓝冰的秘密,许蓝冰的确有秘密,只是惊天都不知道她的秘密是什么。

 “你们老板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?”惊天笑道。

 “呵呵,他哈尔滨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正规呢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成立黑魂会,到处抓幻灵,就是为了弄清楚一些他感兴趣的事情。”

 “他感兴趣什么?”

 “嗯,例如别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啊,幻灵是怎么来的,地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两千年前的撒旦究竟是因何而来。这些事情又有什么联系。”

“你们老板想的还真多。”惊天道。

 “呵呵,怎么,惊天你不想知道吗?”妙可看着惊天狡黠一笑。惊天耸了耸肩膀,道:“我只是一个学生而已。”

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是惊天心里的确也很想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发生,自从蛋蛋接触过钽矿石后,惊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自己的命运被别人安排了的荒唐感觉。那个男人为什么把蛋蛋给自己,他要我做什么?为什么是自己?

 跑车依然在极速飞驰着,反正是没目的地的漫跑,妙可开的悠然自得。突然她道:“你拿的什么?”

 惊天抖了抖手上的小册子,道:“这个吗?我让人帮我找的关于龙的资料。天师塔一层我都看遍了,都是一些零星的记载,这是二层找来的,希望有点用吧。”

 惊天抚摸着封面上的文字:“我是一只小小龙。什么鬼。有时间再看吧,蛋蛋,”说着,惊天把蛋蛋举了起来,笑道:“你是一只小小龙。”

 “叽叽。”

 “你是一只小小龙,哈哈。”

 “叽叽。”

 “你是一只小小龙!哈哈哈哈。”

 看着惊天这副孩童模样,妙可也忍不住笑了,道:“天都黑了,姐姐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 “你也大不了我几岁好不。”

 “大你两岁,够不够格当你姐啊。”

 “够够够,快点儿把,蛋蛋快饿死了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