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际新闻 >

无形之刃 05

时间:2019-10-29 19:53:20
无形之刃 05

第五章

相较于白昼,劫更加喜欢黑夜。神明在创造了白昼的同时,也创造了黑夜,这一点让劫非常满意。因为单从这一点来看,这个世界还是十分均衡的。可见神明创世的时候,是心怀公正的。所以劫依然觉得现在的世界是一个理想的世界。

唯独让劫不满意的一点在于,夜晚的天空挂着一轮圆月。它那么洁净那么明亮。它像黑夜中的太阳。

白昼已经让黑暗无所遁形,夜晚也这么明亮黑暗依然无所遁形,这样岂不是对黑暗不公平。劫又皱起了眉头。他在不满的时候总是皱眉。

他并不常皱眉,今天皱眉的次数却特别的多。

但是这种表情在他脸上只持续了一瞬间。他从不会想太多,与他无关的东西很难让他动摇。因为他是忍者。

师父说,一名真正强大的忍者,总能控制自己的心绪,总能坚定自己的意志。他觉得师父的话很对,所以他对均衡之道坚定不移。

他的身体平躺了下来。但眼睛还是睁开的。他身下的大床柔软得像云朵,确实是只有贵族才能使用的上等绸缎。据说邀请他入住的贵族在丹稻城有着不俗的地位。

但是他无法入睡。即使是在这样的床上也无法入睡。

在每个有月亮的晚上,他总不能睡好。他总是忍不住想起一些模糊的记忆。

那些记忆让他痛苦到胃都痉挛。他憎恶这样的痛苦,却又像中毒一样沉迷这样的痛苦。

时间可以打败很多东西,比如再恢弘的建筑都会风化,再美丽的花朵都会凋零,再不可一世的人也会死亡。然而时间唯独无法奈何记忆。

当然也有很多不够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淡,但是有一些人的记忆,时间越长,反而越清晰。

所以,时间有时像风,可以吹散一切,有时又像是刻刀,让很多东西愈加清晰,不可磨灭。

窗外吹起一阵风,带着股暗香。外面是将近三公顷的花圃。

劫依然看着窗外,他之前的目光并没有焦距,但现在他的目光汇聚了。因为窗沿上赫然站着个人。

这个人让劫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因为这个人是恶魔小丑,本该死掉的恶魔小丑。

恶魔小丑说:“你以为我死了?”

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技术好tyle="text-indent:2em;line-height:1.75em;">劫点点头:“我确实以为你已经死了。”

他继续说:“在那种情况下,恶魔小丑不可能还活着。”他很清楚德莱文那一记飞斧的威能。

恶魔小丑说:“但我现在却站在你的面前。”

劫道:“是的,现在恶魔小丑站在了我的面前。”

恶魔小丑惊讶道:“你难道不奇怪?”

劫摇头道:“我并不奇怪。”

恶魔小丑更吃惊,他问:“你难道已经知道我并没有死?”

劫又摇头:“我并不知道你还活着。”

恶魔小丑笑了,他说:“那你总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来?”

“来杀我。”劫当然清楚这一点。

恶魔小丑满意点点头,他说:“是的,我是来杀你的。”

“可是你杀不了我。”劫自始至终平躺在如云端般柔软的床上,静静看着窗沿上的恶魔小丑。

恶魔小丑并没有生气,他笑道:“原本我确实杀不了你。”

“原本?”

恶魔小丑得意道:“你确实比我强,但并不是强就能赢的。”

劫问:“那怎么样才能赢?”

武汉癫痫症状有哪些ine-height:1.75em;">恶魔小丑神秘的说:“你在杀人之前,总该了解你要杀的人。”

劫的神情微微一怔,他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显然他同意这句话是对的。

恶魔小丑不仅仅领悟了奥义隐步,同时也是一个十分擅长用毒的高手。这城堡主人看起来是个十分高雅的人,城堡有一个极大的花园,而劫的窗下,恰好就是这个花园。这种环境,无疑很适合用毒的。因为花香和毒气几不可辨。

恶魔小丑说:“你现在应该无法动弹了吧?”他很自信,因为那毒,连最凶悍的野兽沾上一点都会神经麻痹。

他从窗沿上跳下来,缓缓来到床沿,他又发出笑声,这笑声中含着得意。

哈尔滨有哪些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?;">但是下一刻他就不笑了。他大惊失色。因为他整个人都被压在了床下。他的伪装已经被识破了。

月光下照出来的是一张美丽的脸庞。她的腰像蛇一样纤细,任何一个男人都能轻易将她揽在怀中。嘴唇如血般殷红,像熟透的樱桃,任何男人恐怕都忍不住要去咬一口。这是个美丽的女人,或者说,这是个比美丽的女人更加美丽的女人。

她脸上带着突然被推倒的惶恐,但那惶恐却带着几分娇柔。任何男人看到这种娇柔,总会忍不住去呵护她。

她说:“你已经知道我不是恶魔小丑?”

劫没有说话,他只是静静的盯着这个女人。

她并不在意男人的沉默。大多数男人看到她,总会先仔细的看清楚她的样子,她已经习惯了。

她问:“你要杀了我吗?”她问的时候显得楚楚可怜,因为她很清楚,越是强大的男人,就越是喜欢柔弱的女人。因为男人之所以强大,有很大的理由便是为了保护怀中的女人。所以大多数聪明的女人总懂得以退为进来征服强大的男人。恰好她属于此列。

柔弱对于男人来说是缺点,但对于女人来说,却是极大的优点。

如果女人不懂得这个道理,不仅浪费了男人的强大,也会招来他们的愤怒。男人愤怒的时候绝对不会爱,只会破坏与毁灭。

可是很多愚蠢的女人在男人面前展示的自己是错误的自己,以至于男人只能愤怒。所以很多愚蠢的女人被愤怒的男人给毁了。

劫的眉头皱起来:“你并不害怕我杀你。”他盯着她的眼睛。他的目光像锋利的剑,让人不敢正视。

她终于感觉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。普通的男人看她的眼神绝对不会是这样。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棵枯草一块石头一般。她被男人的目光逼视得几乎无法呼吸,她喘息道:“我当然怕,但是我更疑惑。”

她问:“你没有中毒?”

劫说:“你该知道那毒奈何不了我。”

她知道劫没有说谎,因为他箍住自己手腕的那双手像钢铁浇筑的锁。

劫问:“你是谁?”他向别人提问的时候,总让人感到一股坚定到不可抗拒的压迫力。

她笑道:“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吗?”她笑的时候像蜜一样甜。她经常用笑来掩饰内心的不安。这常常是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
劫说:“就像你刚刚所说,在杀人之前,总该了解你要杀的人。”

她翘起嘴:“我是谁对你来说,有意义吗?”

劫说:“没有意义。”

她说:“虽然我知道没有意义,但我想,相对于我是谁,我为什么来找你对你来说更有意义。”

劫问:“那你为什么来?”

“你知道的,你今天在舞台上打败了恶魔小丑。”她的眼神变得温柔,她的声音也变得动听。

“那和你来找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能打败恶魔小丑的人,都是英雄。”

“所以我是英雄?”劫问。

她笑了:“我一直都很喜欢英雄。”她笑得很温柔,像春天的风。任何男人看到她这样的笑,都会被融化。

劫讶然:“所以你喜欢我!”

她脸上露出羞赧之色,她没有回答,但脸上的神情却足以迷倒所有男人。

劫说:“我并不值得你喜欢。”

“你值得。”她的目光变得坚定而真诚。她就那样和劫对视,仿佛她已不再惧怕劫剑一样的目光。

“我值得?”劫的目光终于变的平和。

“你是英雄,并且杀了恶魔小丑,你总该成名,人只要成名了就能拥有很多东西。我是第一个。”

劫的目光变得狂野,气息也变得迥乎寻常。

她的脸色微微苍白,因为这男人的气息变得像野兽一般炽烈狂野。她知道这样的男人往往很强。她虽然害怕,却又有几分期待。

她弱弱的问:“你能放开我吗,你这样抓住我,我手腕很疼。”她说话的时候,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。她饱满的胸脯像是两座起伏的山峰,在月光下引人遐想。“如果你不愿意,也没关系,我可以忍耐。”

她总是显得善解人意。

劫没有理会她说的话,他已经像一头凶兽般将她扑倒,他发狠的亲吻她的脸颊和脖颈。或者说这不算亲吻,而是啃咬。他并不懂的怎么去爱一个人,所以他不会亲吻只会啃咬。

她的呻吟听上去很痛苦,但是如果劫能看到她的脸看到她的眼睛,一定知道那不是痛苦而是兴奋。因为她知道征服之歌才刚开始唱响。

然而这歌声才响起前奏,便已经谢幕。

劫的脸色平静得出奇,他翻滚到床的另一边,松开她的手腕,说:“你走吧!”

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但是她分明听到面前的男人叫她走。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